客服 |
手机网
启财网网站欢迎您!
广告
主页 > 诗词 > 名家 > 正文

韦应物的诗集评点,韦应物最著名的诗

2024-06-28 17:15 来源:未知 作者: admin
分享到
关注启财网在线:
在线咨询:
  • 扫描或点击关注启财网在线客服

赋得暮雨送李曹

韦应物
楚江微雨里,建业暮钟时。
漠漠帆来重,冥冥鸟去迟。
海门深不见,浦树远含滋。
相送情无限,沾襟比散丝。
在细雨中伫立江边为你送行,建业寺里传来悠扬的晚钟声。
雨雾蒙蒙船帆沉重行驶艰难,鸟儿在暮雨中也得缓缓飞动。
遥望海门深远也见不到形影,远看岸边树木棵棵水汽溶溶。
相送惜别你我情意缠绵无限,我禁不住泪如雨丝沾湿衣襟。
【评点】
本诗描写雨中送别情景,绘景含情,浑然一体。诗人以写意的笔墨描绘黄昏江上迷蒙晦冥的烟雨图,渲染了离情别绪,抒写了真挚的友情。赋得,凡分题赋诗,分到的题目叫“赋得”,意思是说吟咏。本题咏暮雨,故曰“赋得暮雨”。李曹,一作李胄或李渭,生平不详。
虽是赠别诗,诗人却未直接渲染离情,而是用重笔写景,紧紧围绕“暮雨”二字着墨。
首联“楚江微雨里,建业暮钟时”,开篇点“雨”,次句写“暮”,直切诗题中“暮雨”二字。“楚江”对“建业”,点明送别之地。“暮钟时”,即傍晚时分,点明送别的时间:当时佛寺中早晚都以钟鼓报时,也称“晨钟暮鼓”、“晨鼓暮钟”。“微雨里”,点明送别的情景,诗人伫立江边雨中,暗合“送”的主题。一个“里”字,既写出了雨丝缠绵之状,又描摹了一个令人窒息的压抑场景。诗人寥寥数笔,便把送行的环境勾勒了出来,也为全诗奠定了一种昏暗的基调。
颔联两句描写楚江“帆”、“鸟”,同样是紧扣“暮雨”的主题。船帆沉重是因为被雨淋湿了,鸟儿非常缓慢也是因为天暮和细雨。“迟”、“重”二字用意精深。“重帆”、“迟鸟”等景象陆续出现,起到了呼应首联的作用。诗人不写离舟而写“帆来”,用意也很值得推敲。李白的名句“孤帆远影碧空尽”是以离舟入诗,再现了友人远去的情景,表达了李白的依依惜别之情。而本诗以“来帆”入诗,其实是在暗示友人的行舟早已从视野中消逝。诗人深情远眺,看到的只是江面来来往往的行舟。诗人以“来帆”衬托“去帆”的不可再现,离愁别绪深蕴其间。同时,那飞行缓慢的“迟鸟”不也是远去友人的反衬吗?
颈联中,“深”和“远”二字又着意刻画了一幅朦胧昏暗的画面。颔、颈两联的四句诗构成了一副动静皆宜的场景。景物动中有静、静中有动:“帆来”、“鸟去”看似动景,但“帆重”好似无法前行,“鸟迟”恰似不能展翅,又是一种相对的静态;“海门”、“浦树”为静景,但海门应有波涛滚滚,浦树上有水雾笼罩,又构成一种相对的动景。再看画面设置:帆行江面,鸟飞升空,场景何其广阔;“海门深”、“浦树远”,意境又何等深邃。“海门”应指长江的入海处,但诗人所在的南京靠江不临海,离海门有万里之遥,海门“不见”在情理之中。那么,诗人为什么以此入诗呢?其实,此处乃虚指,友人乘船东去后,诗人极目远眺,无奈人去舟远,在苍茫的暮色中,友人的小船已无踪迹。“海门”一词,正表达了诗人难以跨越空间距离的无奈。同时,江边的树木也在雨幕中显得更加萧瑟、孤寂,无不折射出诗人怅惘悲伤的情绪。由此整个画面显得立体感很强,所有景物似都在细雨暮烟的笼罩之下,更有离愁别绪充斥其间。
在描绘了“微雨”、“暮钟”、“重帆”、“迟鸟”、“海门”、“浦树”等众多景色之后,全诗笼罩在了一种令人窒息的悲伤中。诗人置身在这些景物之间,那令人黯然销魂的暮钟依然毫不留情地冲入他的耳鼓,扣动他紧绷的心弦。于是,诗人哀愁的情绪再也难以自制,离愁别绪在瞬间爆发:“相送情无限,沾襟比散丝。”尾联一改前三联的含蓄委婉,直抒胸臆。“散丝”,即指雨丝,晋人张协《杂诗》有“密雨如散丝”之句。一个“比”字,更把泪水与雨丝交织在一起,使得情与景密密融和,正如清人王夫之在《姜斋诗话》中所形容的那样,“妙合无垠”,“互藏其宅”,由此,情、景俱得升华。
清代学者吴乔在《围炉诗话》中说:“情哀则景哀,情乐则景乐。”由此可见,“景”的安排其实是以“情”为根据的。诗人在想表达某种感情时,往往选择有助于表达这种感情的景物入诗。本诗中,诗人泼重墨描绘昏暗的暮色、如织的密雨,就是为了与自己哀伤的情绪相吻合。即使是那些用来烘托暮雨的景物,诗人也花费大量心思、别具匠心地进行了描绘。从结构上来看,全诗以“微雨”开篇,以“散丝”作结,密切呼应、浑然一体,实为难得的佳作。

淮上喜会梁州故人

韦应物
江汉曾为客,相逢每醉还。
浮云一别后,流水十年间。
欢笑情如旧,萧疏鬓已斑。
何因不归去,淮上有秋山。
在江汉就曾经一起作客,每次相逢都是尽醉而还。
离别后如浮云飘流不定,岁月如流一晃就过十年。
今日相见虽然欢笑如旧,可惜人已苍老鬓发斑斑。
为何我不与故人同归去,因为淮上有秀美的秋山。
【评点】
本诗写了诗人与久别十年的梁州故人,不意之间在淮上(今江苏淮阴一带)重逢的喜悦,抒发了人世沧桑青春不再的感慨。诗题虽写“喜会”故人,但诗歌中表现的却是“此日相逢思旧日,一杯成喜亦成悲”的悲喜交集的复杂情绪。诗如行云流水,韵致悠远。淮上,淮水边。梁州,指兴元府(今陕西汉中市)。
首联,诗人回忆了与故人曾经共饮的美好时光,以及两人之间的情谊。诗人回忆往日每每出游宴饮必定扶醉而归的场景,心中一定是充满甜蜜和慰藉的。然而把过去的美好与相别后的时光对比,诗人不由黯然,生发出岁月不饶人的感慨。
颔联直接抒写阔别十年的感慨。“浮云”原本就有无定感,飘浮在空中,没有方向。“流水”不为世人情感停留,常常在诗中作为无情的象征。诗中“浮云”、“流水”不是写实,都是虚拟的景物,借以抒发诗人的主观感情,表现一别十年的感伤。“一别”与“十年”形成鲜明对照,也有一种世事沧桑感。此句选用了常见的意象,以流水对的方式,表现出了人生无定、时光飞驰、岁月蹉跎。此联境界空灵,意蕴悠长。
颈联点题,写了相逢时刻的“欢笑”。久别重逢,的确令人欣喜。诗人和故人还是像往日一样开怀畅饮,把酒言欢,然而这欣喜,只能说是暂时的,里面包含着无尽的辛酸,所以诗人又写道:“萧疏鬓已斑。”十年里四海为家,两人都已经鬓发斑斑,青春不再。诗人描绘了两人的衰老之态,不言悲而悲情表露无遗,无数悲伤、感叹尽在不言之中。该联一喜一悲,笔法多样;一正一反,对比强烈。
末联笔锋一转,诗人反诘,为什么还不归去呢?答案是“淮上有秋山”。诗人曾有《登楼》诗云:“坐厌淮南守,秋山红树多。”秋色中,满山红树,令人流连忘返。这个答案表达了诗人携友同游的愿望,似乎回答了“何因不归去”的问题,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回答,令人回味无穷。

广告

热门搜索

相关文章

广告
|名家 频道

韦应物的诗集评点,韦应物最著名的诗

admin

|

赋得暮雨送李曹

韦应物
楚江微雨里,建业暮钟时。
漠漠帆来重,冥冥鸟去迟。
海门深不见,浦树远含滋。
相送情无限,沾襟比散丝。
在细雨中伫立江边为你送行,建业寺里传来悠扬的晚钟声。
雨雾蒙蒙船帆沉重行驶艰难,鸟儿在暮雨中也得缓缓飞动。
遥望海门深远也见不到形影,远看岸边树木棵棵水汽溶溶。
相送惜别你我情意缠绵无限,我禁不住泪如雨丝沾湿衣襟。
【评点】
本诗描写雨中送别情景,绘景含情,浑然一体。诗人以写意的笔墨描绘黄昏江上迷蒙晦冥的烟雨图,渲染了离情别绪,抒写了真挚的友情。赋得,凡分题赋诗,分到的题目叫“赋得”,意思是说吟咏。本题咏暮雨,故曰“赋得暮雨”。李曹,一作李胄或李渭,生平不详。
虽是赠别诗,诗人却未直接渲染离情,而是用重笔写景,紧紧围绕“暮雨”二字着墨。
首联“楚江微雨里,建业暮钟时”,开篇点“雨”,次句写“暮”,直切诗题中“暮雨”二字。“楚江”对“建业”,点明送别之地。“暮钟时”,即傍晚时分,点明送别的时间:当时佛寺中早晚都以钟鼓报时,也称“晨钟暮鼓”、“晨鼓暮钟”。“微雨里”,点明送别的情景,诗人伫立江边雨中,暗合“送”的主题。一个“里”字,既写出了雨丝缠绵之状,又描摹了一个令人窒息的压抑场景。诗人寥寥数笔,便把送行的环境勾勒了出来,也为全诗奠定了一种昏暗的基调。
颔联两句描写楚江“帆”、“鸟”,同样是紧扣“暮雨”的主题。船帆沉重是因为被雨淋湿了,鸟儿非常缓慢也是因为天暮和细雨。“迟”、“重”二字用意精深。“重帆”、“迟鸟”等景象陆续出现,起到了呼应首联的作用。诗人不写离舟而写“帆来”,用意也很值得推敲。李白的名句“孤帆远影碧空尽”是以离舟入诗,再现了友人远去的情景,表达了李白的依依惜别之情。而本诗以“来帆”入诗,其实是在暗示友人的行舟早已从视野中消逝。诗人深情远眺,看到的只是江面来来往往的行舟。诗人以“来帆”衬托“去帆”的不可再现,离愁别绪深蕴其间。同时,那飞行缓慢的“迟鸟”不也是远去友人的反衬吗?
颈联中,“深”和“远”二字又着意刻画了一幅朦胧昏暗的画面。颔、颈两联的四句诗构成了一副动静皆宜的场景。景物动中有静、静中有动:“帆来”、“鸟去”看似动景,但“帆重”好似无法前行,“鸟迟”恰似不能展翅,又是一种相对的静态;“海门”、“浦树”为静景,但海门应有波涛滚滚,浦树上有水雾笼罩,又构成一种相对的动景。再看画面设置:帆行江面,鸟飞升空,场景何其广阔;“海门深”、“浦树远”,意境又何等深邃。“海门”应指长江的入海处,但诗人所在的南京靠江不临海,离海门有万里之遥,海门“不见”在情理之中。那么,诗人为什么以此入诗呢?其实,此处乃虚指,友人乘船东去后,诗人极目远眺,无奈人去舟远,在苍茫的暮色中,友人的小船已无踪迹。“海门”一词,正表达了诗人难以跨越空间距离的无奈。同时,江边的树木也在雨幕中显得更加萧瑟、孤寂,无不折射出诗人怅惘悲伤的情绪。由此整个画面显得立体感很强,所有景物似都在细雨暮烟的笼罩之下,更有离愁别绪充斥其间。
在描绘了“微雨”、“暮钟”、“重帆”、“迟鸟”、“海门”、“浦树”等众多景色之后,全诗笼罩在了一种令人窒息的悲伤中。诗人置身在这些景物之间,那令人黯然销魂的暮钟依然毫不留情地冲入他的耳鼓,扣动他紧绷的心弦。于是,诗人哀愁的情绪再也难以自制,离愁别绪在瞬间爆发:“相送情无限,沾襟比散丝。”尾联一改前三联的含蓄委婉,直抒胸臆。“散丝”,即指雨丝,晋人张协《杂诗》有“密雨如散丝”之句。一个“比”字,更把泪水与雨丝交织在一起,使得情与景密密融和,正如清人王夫之在《姜斋诗话》中所形容的那样,“妙合无垠”,“互藏其宅”,由此,情、景俱得升华。
清代学者吴乔在《围炉诗话》中说:“情哀则景哀,情乐则景乐。”由此可见,“景”的安排其实是以“情”为根据的。诗人在想表达某种感情时,往往选择有助于表达这种感情的景物入诗。本诗中,诗人泼重墨描绘昏暗的暮色、如织的密雨,就是为了与自己哀伤的情绪相吻合。即使是那些用来烘托暮雨的景物,诗人也花费大量心思、别具匠心地进行了描绘。从结构上来看,全诗以“微雨”开篇,以“散丝”作结,密切呼应、浑然一体,实为难得的佳作。

淮上喜会梁州故人

韦应物
江汉曾为客,相逢每醉还。
浮云一别后,流水十年间。
欢笑情如旧,萧疏鬓已斑。
何因不归去,淮上有秋山。
在江汉就曾经一起作客,每次相逢都是尽醉而还。
离别后如浮云飘流不定,岁月如流一晃就过十年。
今日相见虽然欢笑如旧,可惜人已苍老鬓发斑斑。
为何我不与故人同归去,因为淮上有秀美的秋山。
【评点】
本诗写了诗人与久别十年的梁州故人,不意之间在淮上(今江苏淮阴一带)重逢的喜悦,抒发了人世沧桑青春不再的感慨。诗题虽写“喜会”故人,但诗歌中表现的却是“此日相逢思旧日,一杯成喜亦成悲”的悲喜交集的复杂情绪。诗如行云流水,韵致悠远。淮上,淮水边。梁州,指兴元府(今陕西汉中市)。
首联,诗人回忆了与故人曾经共饮的美好时光,以及两人之间的情谊。诗人回忆往日每每出游宴饮必定扶醉而归的场景,心中一定是充满甜蜜和慰藉的。然而把过去的美好与相别后的时光对比,诗人不由黯然,生发出岁月不饶人的感慨。
颔联直接抒写阔别十年的感慨。“浮云”原本就有无定感,飘浮在空中,没有方向。“流水”不为世人情感停留,常常在诗中作为无情的象征。诗中“浮云”、“流水”不是写实,都是虚拟的景物,借以抒发诗人的主观感情,表现一别十年的感伤。“一别”与“十年”形成鲜明对照,也有一种世事沧桑感。此句选用了常见的意象,以流水对的方式,表现出了人生无定、时光飞驰、岁月蹉跎。此联境界空灵,意蕴悠长。
颈联点题,写了相逢时刻的“欢笑”。久别重逢,的确令人欣喜。诗人和故人还是像往日一样开怀畅饮,把酒言欢,然而这欣喜,只能说是暂时的,里面包含着无尽的辛酸,所以诗人又写道:“萧疏鬓已斑。”十年里四海为家,两人都已经鬓发斑斑,青春不再。诗人描绘了两人的衰老之态,不言悲而悲情表露无遗,无数悲伤、感叹尽在不言之中。该联一喜一悲,笔法多样;一正一反,对比强烈。
末联笔锋一转,诗人反诘,为什么还不归去呢?答案是“淮上有秋山”。诗人曾有《登楼》诗云:“坐厌淮南守,秋山红树多。”秋色中,满山红树,令人流连忘返。这个答案表达了诗人携友同游的愿望,似乎回答了“何因不归去”的问题,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回答,令人回味无穷。


名家